■新快報特派武漢記者 余亞蓮文/圖  飛越“瘋人院”●追蹤  曾發布過《中國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報告》的著名律師黃雪">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頻道 > 國內新聞 > 正文
狀告單位者被擄走案律師稱無救濟途徑帶其離院
時間:2011-05-02 09:57:27    來源:    瀏覽次數:    新聞首頁    我來說兩句()
徐父在授權委托書上按指印。 徐父在授權委托書上按指印。

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■新快報特派武漢記者 余亞蓮文/圖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飛越“瘋人院”●追蹤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曾發布過《中國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報告》的著名律師黃雪濤主動找到記者,表示愿意無償代理徐武的“被精神病案”。昨日下午,雙方達成委托協議,并通過新快報記者轉交授權委托書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對于此案,黃雪濤認為,警方所稱的徐武2006年涉嫌爆炸未經質證不能成立,不屬于司法事實。她還指出,中國的精神病收治立法,立法本意出了偏差,“怎么方便收治病人就怎么立法,只保障醫生的權利,不保障病人的權利,精神病人甚至不如一個囚犯。囚犯有出來的一日,精神病人在病好之后,也可能被關一輩子”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通過新快報達成委托;律師稱精神病收治立法出了問題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涉嫌爆炸未經質證不能成立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警方曾向媒體表示:“2006年12月2日,徐武揚言‘搞炸藥,到北京天安門炸’。12月16日,徐武在北京被當地警方現場查獲,北京警方從其身上搜出炸藥配方、電工刀及制爆原材料等危險物品,移交武漢警方處理。武漢警方依據《刑事訴訟法》第61條,以涉嫌爆炸罪對其刑事拘留。后因診斷其為偏執型精神病,建議長期監護治療。”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由此可見,警方介入此案并第一次拘留徐武的依據是曾在其身上搜出“炸藥配方”、“電工刀”和“制爆原材料”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徐武自己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則提出,所謂的“炸藥配方”只是一張小紙條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另外,還曾有警方表示,從徐武身上搜出了“白色粉末”,并認為這是“制爆原材料”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代理律師黃雪濤介入此案之后,認為警方的這種說法存在明顯漏洞。那張關鍵的小紙條到底是不是炸藥配方,那些白色粉末到底是不是制爆原材料,都沒有經過質證,沒有人能肯定那是什么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由于該案根本沒有經過批捕程序、檢控程序和法院的審理程序,所以檢察院、法院的救濟渠道全都被堵死了,這些所謂的“證據”沒有通過檢方的核實,沒有通過法庭的質證,所以在法律上不具有法律效力。在這個案件中,只有警方的一面之詞,警方的這些說法只是單方面的說法,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事實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一旦“精神病”就失去訴權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對于“涉嫌爆炸”這樣一種嚴重的指控,當事人徐武從來沒有機會去澄清和說明,也沒有機會去請別人替他澄清和說明。“在這種情況下,警方找到的東西到底是什么,誰也不知道,警方一家掌握話語權,當然是他說是什么就是什么了。”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徐武一旦成了“精神病”,就失去了訴權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她指出,這個案子沒有像普通刑事案件一樣,進入正常的司法程序、沒有檢方的批捕、沒有法庭的質證、沒有任何程序去驗證警方的這些指控,這不是一個司法上的事實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她還表示,徐武被貼上了一個“精神病”的標簽,他即使走出來說什么,也會被人質疑“一個精神病人的話是否可信”。他不僅被剝奪了訴權,甚至連普通人的話語權也被剝奪了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徐武沒有出來的救濟途徑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黃雪濤假設:事實上,當時徐武如果不去做精神鑒定,走正規的司法程序,都不一定能被認定為有罪,即使被認定有罪,判刑也會有一個期限,會有釋放出來的一天。他至少還有一定的訴權,但現在,他什么權利都沒有了,他就有可能終身被關進精神病院里。”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作為徐武,他被關進精神病院之后,根本沒有可以出來的救濟途徑。他試圖跑到北京、試圖跑到廣州,他去醫院鑒定,他跟媒體說話,可以看出來,他并不是想遠走高飛,并不是想危害社會,他只是想分辨對錯,尋找一個證明自己不是精神病的機會,找回本該屬于他、但卻在“被精神病”過程中喪失了的公民權利,找回一個人的權利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如果當年,他能進入正常司法程序,他就不用用這種方式跑出來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家屬答應做精神鑒定是錯誤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黃雪濤甚至認為,“一個人被關到精神病院里,絕對比他被判刑要失去的多得多,他的境遇只會比囚犯差,不會比囚犯好,因為他不僅沒有人身自由,還有沒有頭腦的自由。”所以,當年他的父母答應做精神病鑒定,絕對是一個決策性的錯誤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她指出,在面對警方指控的時候,接受審判其實是犯罪嫌疑人的權利,接受審判并不可怕,有了審判過程才會有辯護過程,“我走到法庭上,讓法官聽到我說話,本身就是一種權利,而不是一場災難。把進入司法程序當作一場災難,是老百姓的一個誤區。”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在這個案件中,很明顯有人利用了兩位老人不懂法律這一點,欺騙了他們,導致他們做出錯誤決定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她還表示,武漢警方去廣州對徐武采取強制措施,沒有任何法律依據。警方所說的兩條法律依據也不成立,因為徐武當時對社會沒有危害,也不是走失,不符合那兩條法律條文中所述情況(詳見A06版)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人身自由掌握在送治人手上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律師表示,就算醫院發現人沒病,也要送治人同意才能放出來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作為一個對精神病收治非常了解的律師,黃雪濤指出,精神病收治立法出了問題,怎么方便收病人就怎么立法,不保障病人權利。且實際操作中,一個人的人身自由往往掌握在送治人的手上,就算是醫院發現那個人沒病,也是需要送治人同意之后,才能把人放出去。醫院普遍遵循的原則是“誰送的,誰接出去”。在這個案件中,警方送徐武進來的,就必須警方同意,才能把徐武放出去,即使他的家屬想把徐武接出去都不行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收治立法出了問題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2008年,黃雪濤曾發起成立關注濫用精神病醫學的志愿者團體“精神病與社會觀察”。2010年,黃雪濤與北京益仁平中心陸軍、郭彬共同啟動國內首個民間精神衛生法律項目機構化運作,同年10月,發布《中國精神病收治制度法律分析報告》,在主流媒體、社會公眾以及精神病醫療界引起熱烈回響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她認為,現行的精神病收治立法,只保障醫生權利不保障病人權利。我國精神病方面的立法是服務于“怎樣方便把人抓進去”,而不是服務于“怎樣保障精神病人的權利”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這樣一個錯誤的立法思維,很容易把一個疑似精神病人送進醫院,但卻很不容易把一個人救出來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她指出,在她所接觸的精神病案例中,幾乎所有的“疑似精神病人”被送進醫院之后,均被認定為“精神病人”,沒有一個人被認定為不是精神病,而被醫院拒之門外的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誰送的只能誰接出去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更為離譜的是,就算是醫院發現那個人沒病,也是需要送治人同意之后,才能把人放出去。醫院普遍遵循的原則是“誰送的,誰接出去”。在這個案件中,醫院就認為,警方送徐武進來的,就必須警方同意之后,才能把徐武放出去,即使他的家屬想把徐武接出去都不行。“假設醫生認為你沒病,但送治人不同意把你接出去,你就永遠出不去”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黃雪濤也提出,“誰送的誰接”這條規定毫無道理,也沒有法律依據,但在整個精神病收治的實際操作中,幾乎所有的精神病院都是這樣操作的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因為在醫院的邏輯中,誰送來的、誰出錢給人治病,他就是監護人,就擁有了對病人的監護權“這個邏輯非常可怕,無限擴大了送治人的權利。根據這個邏輯,假設一個公民認為另一個公民有精神病,將他送進了精神病院,并愿意出錢給他治療,那么,只要這個送治人不同意,這個被送到精神病院的人將永遠不能出來,即使家屬想救他都不可能。”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原因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商業化運作導致醫生成了法官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黃雪濤認為,造成以上這種現象的深層次原因是:精神病的非自愿治療商業化,正是由于精神病院的產業化運作,有利益可追,就會有那么多不該被收治的人被收治,而且由于立法缺位,用醫學標準替代法律標準,使得公民基本的人身自由權利掌控在醫生的手上,醫生成了法官,可以剝奪個人人身自由。《精神衛生法》我們呼吁了很久,為什么擱置了整整26年還出不來呢?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黃雪濤認為,中國醫療界現在所習慣使用的行規,離現在的法律觀念距離太遙遠,比起先進法律體系,這種操作模式太落后了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黃雪濤說,她在紐約參觀時發現,在當地的精神病醫院里都會設一個小型法庭,由一名法官每周到醫院的法庭主持聆訊,把上周收到的所有病人輪流帶到法庭,有法律援助派出的律師代表病人,醫院派出律師做代表,一位精神科醫生作為證人,分別向法官陳述自己的專業意見。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  半個小時左右,由法庭當庭裁定。如果醫院認為病人無需住院,就根本無需開庭,直接放人。來源:新快報qjy零點新聞網_新聞資訊門戶|新聞|中國新聞|國際新聞|中國新聞網

分享到: 更多
相關閱讀:
網友評論:
用戶:
 密碼:
 驗證碼: 
 匿名發表
如果你對新聞頻道有任何意見或建議,請到交流平臺反饋。
企業服務
推廣信息
點擊排行
1.5分彩